中央人民政府网 | 开元棋牌首页人民政府网站 | 甘孜州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收藏网站
赵尔丰其人(八)
开元棋牌政府门户网站 www.batang.gov.cn 2014-04-14 02:34   来源:摘自《落日余晖——赵尔丰康区改土归流记》

 

赵尔丰《改土归流章程》

(宣统二年二月二十七日)

(一)改革:巴、理两县,正副土司业经正法,从此永远除土司之职,改土归流,勿论汉人蛮人,皆为大皇上百姓。

 (二)设官:巴塘从此改设汉官,管辖地方汉蛮百姓及钱粮诉讼一切事件。

 (三)裁撤土司:从前所设马琫、协廒、更占、百色、古噪等名目,一概裁撤不用。

 (四)小差:闻从前每遇大差一次,而马琫、协廒等皆向百姓需索支应,名为小差,民间苦累无穷,所以有“汉差易支,蛮差难支”之语。现在马琫等虽已裁撤,而供办差使,不能不用人役,一概由官发给盘费,不准丝毫扰及百姓。倘有仍前需索者,准百姓随时喊控地方官惩究。

 (五)公举:每村令百姓公举各公正者一人为头人,管理村事,小村或合数村十数村公举一人为头人。公举后,禀报地方官存案。每年百姓按贫富分别多寡,共摊青稞三十克与本村头人,作为办公薪水之费,此外不准需索分文。头人三年一换,仍由百姓公举。如从前人办事公正,百姓愿将此人再留三年,亦可准行,仍报明地方官存案。如头人办事不公,百姓随时禀知地方官,另行公举更换。凡公举头人,文武衙门,不准有丝毫使费。

 (六)保正:地方官衙门,设汉保正三名,蛮保正三名,所有汉民蛮民钱粮词讼等事,统归汉蛮保正合管。汉蛮保正工食薪费纸张等项,由官筹给,不准向乡间需索规费。惟此汉蛮语言不通,殊多窒碍,以后汉保正必能通蛮语,蛮保正必能通汉语,方为合格。

 (七)正粮:巴、理两塘全境,皆为大皇上地土。凡种地,无论汉蛮僧俗,皆应纳正粮。何谓之粮,民收为租,官收为粮也。惟地好坏,即粮有多寡,今将地亩分为上中下三等,上等按八成纳粮,中等六成,下等四成,如种土地一块,下种一斗,一季收粮八升,是谓八成、六成、四成,照此类推。

 (八)差粮:查差粮原为支应大差而设,从前章程,或出乌拉而不纳粮,或出青稞而不出乌拉,头绪纷繁不一。今既一切改归地方官管辖,自宜变通办理,以期简便易行。以后差粮概收入官,与租粮同等同时交纳,各村牧养驮牛骑马之家,遇大差来时,由官饬该管保正,预先告知用数多少,届时到站当差,由官按站给予脚价。仍照从前分出何处乌拉,应支何项差使,进出一律,勿任浑乱,至于车马纤夫马步明亮汤打役等差,一照从前何项差使,归何处支应,并由官发给工价,其帏帐床垫锅灶炉盆等项,官为制备待用,不扰百姓。

 (九)僧粮:凡在巴、理两塘全境喇嘛寺院,皆属大皇上地土。凡喇嘛无论自种佃种之地,皆应与百姓一律按等完粮,不得以庙地稍有歧异。

 (十)粮限:查纳粮必有一定期限,方能整齐,巴塘四乡寒暖不同,有种两季者,有种一季者,两季者如春季之粮,统限六月内交纳,秋季之粮,统限九月内交纳。其余各乡,种一季者,统限十月内交纳。如到期不交不齐者,即派保正往催。春季七月初十日派人,秋季十月初十日派人,所有该保正食用盘费,皆由欠粮人供应。若催后不交,传案严惩。派人催粮,则不免扰累,即为内户自罪,总以按限及早完粮为正规。

 (十一)纳粮:该百姓等于应征税银,须用银藏元,不准以首饰等件抵销。

 (十二)逆产:查抄丁宁寺正副土司,及各匪首逆产,由官招人佃种,其粮皆按五成上纳,不在三等之例。如佃户懒惰,或有别故,官即起佃另招。

 (十三)垦田:查巴塘及乡间荒地甚多,自三十二年起,皆归官招垦,无论汉蛮僧俗,不准私自垦种。如有愿垦此荒地者,无论汉蛮僧俗,皆准到官府承领执照,方准耕种。如由官日给工食者,其地垦熟,并所出稞麦,一概归官。第三年若能自备口食,官只借给籽种,准照五成纳粮外,再将籽种还官,平出平入,不取利息。第三年后,即照章按等完粮,其自备口食开垦者,第一年免其纳粮,第二年后即照章按等完粮。惟此项垦田,作为官佃,准其世世耕种。若犯有不法等事,官即立时追佃驱逐。

 (十四)杂支:查巴塘百姓及丁宁寺佃户,每年有与土司喇嘛交纳猪、羊、鸡子、酥油、葱姜、蜂蜜、核桃、石榴、缰绳、毛绳等项,实属苛扰。自三十二年起,百姓除应纳正粮差粮外,此项杂派,永远裁免。无论何人,不准妄行需索。嗣后各衙署如有所需,皆照市价购置,丝毫不令民间供应。

 (十五)佃户:百姓为大皇上之百姓,他人不得而有,即当日土司,亦系大皇上命其代为管理百姓之人。尔等不明此义,遂自认系土司之百姓,已属糊涂已极。更有谓为喇嘛百姓者,尤属荒谬绝伦,不知事理。喇嘛乃出家僧人,家既不应有,又安有百姓。即尔等有种喇嘛田地者,只得谓为该庙之佃户,不谓为喇嘛之百姓。嗣后凡有种喇嘛庙地者,只云某庙佃户,不得称为某庙百姓。除与喇嘛纳租外,所有一切差粮词讼,仍归地方官管理,不得向喇嘛诉讼。

 (十六)干预:喇嘛有佃户,只准向佃户收租,不得管理他项事务。如词讼账项等类,更不准干预地方公事,即其佃户与人争讼是非,自有地方官为之审理。该喇嘛不得过问,并不得向地方衙门求情等事。

 (十七)词讼:凡汉蛮僧俗教民人等大小词讼皆归地方官审理,无论何人不得干预其事。

(十八)命案:蛮俗杀人,向以赔银赔茶了事,人命甚重,岂能若此轻易了结。以后杀人,必须抵命,其中或有情节轻重之间,听官审断,自能为之剖白,断不准私自赔银了案。

 (十九)劫案:凡有夹坝抢人谓之劫,拿获即予正法,无论其有无杀人。

 (二十)窃案:夜间乘人熟睡,或扒墙、或挖洞、或撬门入人家偷物,谓之窃。被人拿获送官,除追还原赃外,初犯者杖,犯二次者责枷,犯三次者罚永远为人奴,犯四次者充军。

 (二十一)奸案:男女有别,一夫一妇谓之正。若与他人妇女苟合谓之奸。犯奸者男女皆有罪,男杖责一千,罚银两平,女掌嘴五百,罚银两平。无银者罚作苦工三年。犯两次者男女责罚皆加倍,犯三次者责罚递加后,仍予充军。如女不愿,而男子强奸,男子正法,女子免罪。

 (二十二)常案:凡因户婚田土买卖账项控案者,谓之常案。官有审判曲直,以理开导。如无理者过于狡诈,即于杖责重惩。

 (二十三)案费:百姓词讼,每案原被告各给汉蛮保正银三元,以为纸笔之费,不准再有丝毫勒索。如有格外需索者,准百姓喊禀,或当堂面诉。索少者立予责革,索多者并将该保正充军。

 (二十四)原告:控案被告必待传而后到,然传案则不免有需索扰累之弊,今设一法,极为简便。原告递禀后,本官即为出票,按道里远近,限定日期,将票即交原告带回,付给被告所住之村保头人。该头人当日将票交给被告,催其按票限日期来案报到,将票当堂呈缴,原告亦必于是日到案。官即立为审断,不准迟延。如被告逾限不到,然后派保正催传,所有食用盘费,一切皆由被告支应,原告不出分文。惟保正盘费,一站只准向被告索银二元,两站索银三元,三站以后只准递加半元,只算去站,不算回站。如有多索,准被告当堂禀官惩治。如被告实系有故,不能如限到案,准该头人将其情由具禀,交原告带呈。该被告不具限状,于某日到案听审,届期不到,再饬保正往传。凡头人传票,原被告各给银半元,以为饮食之费。

 (二十五)限期:传审传限日期,离巴塘一站者,即四日到案,两站者限六日,照此每多一站,加限两日,皆以出票之第二日起限。

 (二十六)展期:传审之票,交与原告,难保不有意延压,以害被告。该头人接票时,须与原告当面将投案日期注明票上,如原告迟延日久,仍按票到该村之日起限,如离一站者,限四日。初一日出票,初二起限,原告应初二日送票到村,被告应初五日到案。今原告乃迟至初四日送票到村,则以初四日起限,以四日计被告应展至初七日到案,余可类推。

 (二十七)销案:传审后,被告按限投到,而原告不来,案候审过三日后,即将案注销,饬被告回村,原告再控不准,以防诬控之弊。

 (二十八)换票:原告如实系有故不能到案,应先具禀呈明,并具限某日来案投审,如限在三日内者,被告即在此等候,如限期遥远,被告即先回村等候,原告到日,另行换票传询,惟保人纸笔费及头人传票饮食费,一案只准一次,换票传审者,不能多索。

 (二十九)纸张:凡传案出票送审堂单,以及录供等纸张,皆由保正预备,即在纸笔费内摊出,不得再向原被两家需索。

 (三十)修建:丁宁寺现已剔除巴塘地面,自应由官建立载在祀典庙宇,其余无稽之庙,概不准修建,亦不准再有喇嘛在内居住。其各乡村之喇嘛,并未滋事,自应照旧,如喇嘛有愿还俗者,听之。

 (三十一)僧额:查定例,一庙喇嘛不准过三百人,今各庙多已违例逾格,若遽令其裁减,势亦为难,惟有将各喇嘛名数年岁注册存案,已过三百者,以后不准再行续添,数十年后,有日减,无日增,自能适符三百之数。

 (三十二)学堂:蛮民于事不知道理,不知轻重,若能明道理,审轻重,亦无杀害凤大臣及法司铎之事,安能遭此次大兵。重者害及身家性命,轻亦伤损财物粮食。此皆由于不学之故,俟将来筹有余款,官为立一小学,无论汉蛮,凡小儿至五六岁,皆送入学堂读书,不惟明白道理,将来并可为官,荣及父母,荫及妻子,岂不甚美。将来立学堂时,再定详细章程示知。

 (三十三)葬亲:汉人于父母之死,必殓之以棺,埋之于地,不忍见其父母之尸损坏。蛮俗则或弃其尸而听犬食,或焚其身而谓火葬,或舂碎其骨扬撒以喂鸟雀,且谓天葬。此等恶俗,实堪痛恨。凡人犯大罪,乃有碎尸挫骨之刑,今其父母无罪,而为子女者乃火其尸并碎其骨以喂犬喂鸟,汝于父母,有何仇恨,而用此极刑,试思人生幼小之时,其父母何等爱惜保护,惟恐其被火烧,并恐其为犬咬也,惟恐其磕碰伤坏其骨也。今父母死而其子女乃故使火烧犬食,且舂碎其骨,何于父母爱子之心,大相反也。嗣后尔蛮民,务宜改此恶习,亲死则以礼葬,庶有别于禽兽之行。尔等但知念经以为求福,夫念经何能有益于人,如果有益,丁宁寺喇嘛终日念经,何以遭此杀戮。西藏达赖称为活佛,被洋兵打败,各处逃命,彼身且不保,安能保佑尔等,为之加福哉!汝等之愚,实觉可怜,故本督不惜反复开导也。

 (三十四)剃发:巴塘全境百姓,既为大皇上百姓,即应遵大皇上制度,以后人人皆须剃发梳辫,不得再如从前之披头散发,与活鬼一般。

 (三十五)净面:人以洁净为主,所以每日早起,人人必须梳头洗脸,再言做事吃食,方称洁净。若终日囚首垢面,不知辜负此生为人,须改此习。

 (三十六)冠服:地方既经改革,汉番不分,冠服亦不宜独异。但立法之初,断难强同,凡尔蛮民有愿改汉人冠服者听之,不愿者亦从其便。

 (三十七)着裤: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知羞耻明礼义也。尔等男女皆不穿裤,自问是何形象。易于犯奸,亦实由于此。嗣后尔等如能穿裤更妙,否则于儿女小时,即令穿裤,彼自幼习惯,久则且知不穿裤为可耻,自不便作犯奸之事,尔作父母者,脸上亦有光彩。此即为知羞耻明礼义之人,本督爱之喜之,自当与汉民一样看待,决无有汉蛮之分。

 (三十八)平等:蛮地旧俗,无论大小头人,皆有小娃子和奴仆之类,一世为奴,即世世为奴,殊非持平之道。试思汉民与蛮民,此时尚视为平等,蛮民与蛮民,岂有不平等之理。以后永除此例。凡有小娃子者,与雇工同。

 (三十九)戒烟:鸦片烟之害人最深。能吸人精血,故吸烟者无不瘦;能软人筋骨,故吸烟者无不懒;能耗人银钱,故吸烟者无不穷。此烟真是毒药,汉人受之最多最甚,本督见尔蛮民多不吸烟,心甚喜之。但愿尔等不沾染此坏习气,乃是大皇上真好百姓,即汉民亦当深以此为戒。

 (四十)粪除:街道各路,最宜洁净,且牛马骨殖,猪羊粪草,尤宜焚化收检,用以肥田。以后责成汉蛮保正,随时督率街坊百姓,扫除街道,免致秽气中人,染生疾病。

 (四十一)坟墓:汉人义冢,多在甲炮顶一带,一望垒垒,殊不雅观。以后无论汉蛮百姓埋葬棺木,须在低凹僻静之处,免致敞露窒碍,其已葬者勿迁。

 (四十二)中厕:凡蛮民无论男女,随便出恭解溲,不择地,不避人,最为恶习,以后大街小巷,皆立中厕,分别男女,既免污秽,且可积蓄粪水以肥田。如有不在中厕大小便者,从重责罚。

 (四十三)辨族:蛮民向无姓氏,久后即不识为何人之子孙,有负古人辨族之义。以后蛮民各家,宜各自立姓,或按居住之地,或藉家长之名,皆取首一字为姓,以便世世遵守,庶后世有发起为官与绅者,不至不能自详其世系也。兹议定百字,名曰百家姓,先由巴塘试行,如尔等甘愿一字为姓,即在上纳粮税票上,注明在案,以为根据,不愿者亦不强勒。惟所立各属学堂学生,均按姓氏名取,俾始有姓,以免奇异。

附百家姓:

巴康于古初,黄苗汤沐国,强梁夏商周,游牧司广泽,通贡盛汉京,班范纪陈籍,唐宋及元明,沙门满戎狄,宁边劳王师,高口振金石,武侯管乐曹,文翁经史席,了钱别廿辛,莲麻区黑白,胡服习牛马,风雷凌松柏,吴楚晋诸姬,安危计万叶,岳公盖代双,平城贺魏阙。

注:第三条马琫、协廒、更占、百色、古噪等名目,藏人普通称带兵官为琫,协廒亦名协傲,官职九品,系管理地方缉捕事宜。更占为头人名称。百色亦名黑色,系村长名称。古嗓即名为古曹,巴塘土司制度所辖地方,分设古曹,约束百姓,三年一换,如内地之流官。新订乌拉章程(宣统二年九月一日)第一条关外土司藏民向支边藏差使骑驮乌拉,不领脚价。自光绪三十一年巴塘肇乱,大兵出关,需用乌拉过多,百姓劳苦,始给脚价。而章程未能划一,民间应雇乌拉,虽领脚价,仍沿旧称,名曰支差,仍照土司旧章摊派,苦乐不均,兹另订划一章程,以照公允。

第二条各属乌拉驮价,无论牛马,暂定每站驮程给藏元半元,背夫、汤、打役,每名给银一咀。俟道路平治之后,勘丈里数,树立记里石桩,每乌拉一只,一里给驮价铜钱四文,背夫一名,一里给工资铜钱二文,按里计算。客商往来,应自行议价雇用,不在此章程之内。

第三条牛一只,只准驮库秤一百二十斤。背夫一名,只准背六十斤,至多不过加六斤。倘有过重者,百姓不能应雇,如不足一百二十斤、六十斤者,凡用乌拉一只,背夫一名,仍照章按站给价。

第四条马一匹,无论人之大小,只准乘一人,随带行李,至多不过二十斤。

第五条骑驮乌拉同路,在五只以上者,只准照章支给乌拉脚价;只骑驮一、二匹,马夫势必同路照料,照章按价给脚价外,须加给马夫一名,按站每日工食银一咀;三匹、四匹者,每日按站须加给马夫二名工食;五匹骑驮以上者不加。

第六条边民应雇骑驮乌拉,各有疆界,不准官弁兵差人等将乌拉骑驮过站。倘有特别军事,恐前站乌拉不齐,贻误要公,非奉有边务大臣命令允准通融公文,一概不准过站。

第七条乌拉脚价,照章发给,已于光绪三十三年五月初八日经前任边务大臣与开元棋牌首页总督会奏,凡出入差使,地方官只可为之催雇乌拉,由各该员自行发给脚价。惟钦差驰驿支给乌拉,应需脚价由地方官按照等级开支报销。边务大臣出关进关并巡阅各地,乌拉脚价均系自行发给,以后即按照自发之案办理。

第八条无论大小官弁雇用骑驮,倘在途倒毙,边民就近报由地方官查明牛、马价值若干,令其赔偿。惟所赔银两,马一匹不过二十两,牛一头不过十两,以免借端需索。地方官亦不得以非其所管百姓,置之不问,干咎。

第九条边民应雇乌拉,其骑马鞍鞯,大半恶劣,如有失落,每套赔银不过三两;笼缰一套,赔银一两五钱;驮牛鞍鞯,赔银一两五钱。均由雇乌拉之人赔出。

第十条各属地方官如有公事下乡,或往来何处,所用骑驮乌拉、背夫等项,均照章发价,不准私用民夫,干咎。

第十一条民间承认乌拉,于催雇之时,往往互相推诿。兹明订章程,照所种地亩多寡,所养牛、马多寡,分别定明,轮流应雇,以免贻误。

第十二条凡百姓上纳官粮六斗者,承认乌拉一只;纳八斗者,认一只半;一石者,认二只;每四斗加一只,照此类推。至此纳官粮不及六斗者,免认乌拉,只认汤、打役、背夫;纳粮二斗者,认一名;四斗者,认二名,不及二斗者免。

第十三条凡汤、打役、背夫,边民多以妇女认之,今暂仍其旧,徐图改良。惟此后无论男女,须年在十五岁以上,五十岁以下者为合格。不合格者,不准滥派。

第十四条边民未种地亩,只有牛厂者,以养牛、马十只,认雇乌拉一只;不及十只者,仍充汤、打役、背夫等项,照第十三条办理;十只以上,每多养十只,加认乌拉一只。凡草场养牛十只者,须养马一匹,以便承认乌拉骑用。

第十五条边民草场,有概行养羊者,不认乌拉,亦属不合。凡养羊一百只者,认乌拉一只;一百只以上,每养羊五十只,加认乌拉一只;不及一百只者,仍派汤、打役、背夫,照第十三条办理。

第十六条民间如有种地又有牛厂者,照地亩认雇乌拉之外,仍照草场所养马、牛、羊章程认雇乌拉。

第十七条种地百姓,如所种之地,照上纳官粮合算已认雇乌拉十只者,牛厂百姓如所养之畜,以马、牛、羊合算已认雇乌拉十只者,此外尚有多数地亩或马、牛、羊等,均免认乌拉,以为勤耕种善牧养者劝。

第十八条现在各处设治,疆界已分,各归各地方官管理。大道乌拉,如骑驮在千只者,合属应雇,由地方官调用;若仅数百只,则分别何路,由何路若干村应支;若再不足之乌拉,则分别邻村轮流应雇。

第十九条大道差使由地方官令保正、村长公议,某几村应认雇何路乌拉,商同百姓议定后,由地方官传讯大众依认,即出认晓谕,俾众周知,以免推诿。

第二十条一村之中,共若干户,由村长查明,以能认乌拉十只者为上等,五只以上为中等,五只以下为下等,由上等至下等,分别第一户,第二户,挨次将全村认雇乌拉人名开齐,报知地方官立案,并开单粘贴村内。遇有乌拉,由第一户派起,至末户止。派完之后,又轮至第一户,照前应雇之数办理。村长必须照章公平派定,不准强者少派,弱者多派,干咎。

第二十一条乌拉既照章发给脚价,该百姓等宜以肥壮牛、马应雇。如以老弱病瘦充数,当发还另换,以免倒毙,索赔价值。如雇用乌拉之人,当时不验壮疲,在途倒毙,即照章赔偿,不准以病疲借口。

第二十二条催雇乌拉百姓,地方官应查明远近,定明期限,有逾期不到者,致先到之乌拉必须等候。应罚后到者,按日赔先到者口食,每只银八分,以为迟延者戒。

第二十三条官差来往,所用骑驮乌拉若干,驮牛若干,背夫若干,于何日起行,须开明实在数目,实在日期,交地方官代雇。如多开数目,临时不用,亦照发脚价;少开者,自误免议。凡沿途需用乌拉传牌,由各处地方官发给,以归一律。

第二十四条除钦差过境,所需乌拉传齐三日外,倘三日后仍令乌拉等候,在五月至十月期间,各处有草牧放牛马,每日应帮每只乌拉口食银四分;在十一月至四月期间,无草牧放牛、马,每日帮乌拉口食草料银八分。无论何项官员,如定于初二日起行,乌拉于初一日到齐,官员不行者,乌拉等候一日,即应帮一日口食,仍按有草无草月份,每日帮给口食草料。

第二十五条边民不知利害,偷窃官物,如有犯者,交地方官或追原赃,或赔价值之外,另行照例治罪。

第二十六条章程定于八月内宣布百姓。九月初一日实行之后,从前乌拉章程一并取消。

(注:赵尔丰于宣统元年(1909年)颁发《开差雇用乌拉章程》,后鉴于官弁头人侵吞脚价,鞭打乌拉娃、牛马倒毙等情况,于次年复颁《新订乌拉章程》,由傅嵩炑公布施行。)傅嵩请建西康行省折(宣统三年闰六月十六日)窃查边地界于川藏之间,乃川省前行,为西藏后劲。南接云南,北连青海,地处高原,对于四方皆有建瓴之势,非特与川滇辅车相依而已。因鄙陋在夷,我朝版图式廓,未及经营,仅以羁縻之方,官其酋长,作为土司,俾之世守。以数千里之地,分二三十部落,皆同封建之规,虽有朝贡之名,而无臣服之实。如咸、同年间,瞻对土司工布朗结并吞五土司土地,夜郎自大,顽梗跳梁,其地卒为藏人夺去。于是各处土司、喇嘛,只知有西藏,不知有朝廷。光绪二十年以来,乡城则据邑而抗杀长官,乍丫则入藏而围攻钦使,泰凝以开矿而拒毙武弁,巴塘以垦地而戕害大臣,叛乱迭兴,屡烦兵力。

光绪三十二年,理、巴两塘经建昌道赵尔丰勘定。朝廷注重边疆,为长治久安计,特简赵尔丰充边务大臣,镇抚其地。以军府之责,管理地方,规制已殊。但蛮荒甫辟,其时又仅理、巴改流,郡县无多,系属权宜办理。然边地辽阔,或曾有土司,或尚属野番,蛮族错居,争斗角逐,民不聊生,赵尔丰乃力图改革。光绪三十四年,奏请驱剿德格逆匪。宣统元年,肃清德格土司,即请改土归流。高日土司亦相继而起,春科土司故绝无后,曾经一律奏明改流,同于理、巴等处。仅择冲要繁庶地方,奏设道、府、厅、州、县十余缺。宣统二年,收回江卡、贡觉、桑昂、杂瑜等处,奏明派委员管理。三岩野番,亦经剿平设治。宣统三年,收服得荣、冷卡石,并改流麻书、孔撒两土司。察木多、乍丫亦改设理事官,瞻对现已收回。又奉民政部行文,本年二月奏准各省土司改设流官,令行办理。赵尔丰适因奉旨署理川督,由边入川,即将林葱、白利、朱倭、东科、明正、鱼通、咱里、冷边、沈边等九土司,概予改流。此时关外未改流之土司数名,未投诚之野番数处,臣已陆续办理就绪。总计地面,已奏定府、厅、州、县者十余缺,已奏设官而未定府、厅、州、县者十余处。近日改流及从前应行添设郡县之处犹多,已成建省规模。而星使非常设之官,形同寄处,亟应及时规划,改设行省,俾便扩充政治,底定边陲。

查边境乃古康地,其地在西,拟名曰西康省。建设方镇,以为川滇屏蔽,藏卫根基。虽建省之事,关系重大,非臣所敢轻议。而光绪三十三年邮传部尚书岑春煊有统筹西北全局之奏,即请改边地为行省,奉旨饬议。以其时番人顽梗,未识兵力能否荡平,赵尔丰未敢议复。幸承朝廷威德,拊循诸番,谕以明诏,彰善瘅恶,百蛮同风。建省之计,惟此时为然。臣在边六年,既有所见,不敢缄默。谨将管见所及暨应行建省各节,缮单胪陈,仰祈采择。

谨拟边务应改行省条陈缮单恭呈:

一、边地与西藏毗连,西藏与强邻逼处,外人狡焉思启封疆,几不以藏为中国属土,殆因藏未建省,名义未定之故。兹地既系康地,康藏原有攸分,应将疆界照旧划定,以康建省,俾定名义,而占领土地,此应建省者一。

二、边地未开办以前,藏距川远,藏人时有不轨之谋。光绪二十九年西藏有洗汉之议。三十年乍丫率兵入藏,围攻驻藏大臣。及英兵入藏,汉官亦受制于外人,藏人愈以中国为不足恃,遽萌携贰之心。三十四年闻驻藏大臣兼边务大臣赵尔丰督兵入藏,藏人即起而梗阻,且呈称藏地直抵邛州。宣统元年川兵进藏,藏人又断驻藏大臣供给,沿途拦阻入藏之兵。倘非边地早有布置,派边军护送川兵前进,大局何堪设想。即如本年夏间,波密猖狂,驻藏之兵败退,犹幸就近有边军援应,藏人未致附和。兹将边地改设行省,编练重兵,建威即可消萌。守康境,卫开元棋牌首页,援西藏,一举而三善备,此应建省者二。

三、边地东自打箭炉起,西至丹达山顶止,计三千余里。南抵维西、中甸,北至甘肃、西宁,计四千余里,应设州县八、九十缺。若无一定行政总机关,措置失宜,又酿后患。川督距离太远,不能遥知情形,遇有变故,徒事铺张,糜费帑款,不可胜计,此应建省者三。

四、边地所设府、厅、州、县,各管地面,皆地足以养民,民足以养官。所征粮税,可敷各属员司廉俸办公之用,此应建省者四。

五、建省之后,应设长官,即将原有之边务大臣、收支局、学务局、康安道、边北道,更改名目。所有廉俸公费,照原有薪公,分别定明,无须增加。事举而款不费,此应建省者五。

应改官制名目如下:

(一)边务大臣,改为西康巡抚。

(二)原设边务收支局,改为度支司。

(三)原设关外学务局,改为提学司。

(四)原设康安道,改为提法司。

(五)原设边北道,改为民政司。

以上各官廉俸公费,边务大臣向由川省拨解,其余系由边务经费项下开支。建省之后,即由开元棋牌首页解款项下支给。查开元棋牌首页解款,边务大臣年支公费银三万两;新军五营、西军三营、炮队一营、卫队二百名,遇闰之年,由川解银三十五万余两;又转运费银五万两;又理塘、巴塘、乍丫、江卡、察木多等处台兵裁撤。将原数银两全行解边,计银六万余两,每年共解银四十九万余两。又川省奏抽油糖捐,年计银五十余万两,总共计银百万两之谱。建省后,仍请饬开元棋牌首页以一百万两为定额,分春夏秋冬四季于正月、四月、七月、十月每期解银二十五万两,以作练兵、行政、驿站、办学之费。

以上各条,系就西康应建行省而拟,其设官办事章程,将来另拟,分别奏咨核办。

相关附件  
相关链接:
联系我们
办:甘孜藏族自治州开元棋牌-首页 承办:开元棋牌-首页办公室 协办:中共开元棋牌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成都德塔斯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中国甘孜巴塘政府网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2015407号
最佳使用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IE8.0或以上
网站标识码:5133350007 甘公网备51330099007-18001号